首页 -- >> 生活娱乐频道-- >> 娱乐播报
APP下载

看《明日之子》,你粉“荷兹”了没?

发布时间:2017-09-11 15:04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祖薇

  “谢谢2017年的夏天,允许‘荷兹’这个名字出现在这个世界,可以让我和普通人一样去体会争吵、谩骂、包容、拥抱,我想这就是生命最真实的感觉吧……”9月2日,二次元少年荷兹以《明日之子》第六名的成绩结束了自己的第一次“破壁之旅”。他离去时,有人哭泣,有人不舍,有人高喊其他选手的名字,直播现场甚至出现了掌声。

  特殊的是,二次元少年荷兹,并不是真人,而是一个虚拟偶像。所谓二次元,是由ACGN(动画、漫画、游戏、小说)组成的二维平面虚拟世界。从技术层面来看,荷兹是由AR(增强现实技术)、实时动捕、3D实时渲染相结合,做到了现实与虚拟的镜头实时互动。类似的形象,10年前最早出现在日本——诞生于2007年的初音未来拥有一头绿色长发,大眼睛,歌声甜美。她的“前身”是日本雅马哈公司在2004年研发的第一代虚拟人声软件VOCALOID,可以给喜爱音乐的用户作曲并形成人声歌曲。

  荷兹“人红是非多”

  《明日之子》是腾讯视频推出的一档音乐偶像养成节目。9月2日,二次元少年荷兹以《明日之子》第六名的成绩结束了自己的第一次“破壁之旅”。荷兹的参赛成绩,其实不亚于目前留在场上的真人选手:4月20日开通微博,9月1日粉丝数超过了14万+,微博单跳活跃度5000+,比其他二次元偶像的高出两倍;参赛歌曲《我和你的那年夏天》微博视频播放量600万+,《杀破狼》200万+,《啾啾啾》630万+;这个二次元少年还先于真人选手兑现了自己的商业价值,他已经拿下了某比萨的代言,据节目组介绍,还有食品、银行卡等产品在等着谈合作……

  “人红是非多”,二次元也没逃脱这个套路,“让真人PK一个不会犯错的电子合成声音公平吗?”“其他选手连续两场穿同一套衣服,那是不尊重比赛,荷兹却可以两周不换衣服!”“《最终幻想》都把二次元做成真人了,你还给我看这个幼稚的形象?”微博上,荷兹与粉丝互动的话语也成了被嘲笑的对象:“今年夏天听到最好笑一句话就是,荷兹说,‘我为这个节目付出了辛勤的汗水’……你不怕自己被电死吗?”

  所有的争议在进击战第三场达到高峰,星推官薛之谦因为一场“投票乌龙”让荷兹打败赵天宇晋级,稍后他对结果不满而离场,直播中断。直播恢复后,比赛继续,而最后荷兹和钟易轩“终极对战”时,荷兹的人气值超过了钟易轩,许多网友大喊有黑幕——有人怀疑,荷兹的晋级有保送成分,有人甚至猜测,“荷兹的爸爸是腾讯”。

  在接受采访时,企鹅影视副总裁、腾讯视频运营平台部综艺业务总经理马延琨直接否认,“荷兹和腾讯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也没有入股荷兹所在的公司,因为没有必要。”《明日之子》总监制马昊也表示,荷兹在节目中“没有特殊待遇”,从招募海选到分赛道晋级再到最后的进击战,“每一个环节都没有落下,节目组没有为真人选手做的,也不会为荷兹去做。同样,荷兹止步在哪里对我们都一样,决定他命运的是市场,你把他硬推到一个高度也没用。”

  做二次元不容易

  做二次元难在技术。据了解,荷兹技术放在现场直播中难度很大。马昊举了个例子,“每次荷兹从表演秀里消失再重新出现在舞台上,这个过程至少要十秒钟。如果技术上有漏洞的话,就会突然死机。有一场直播,就出现了这个问题,是靠主持人垫话三十秒撑过去的。”荷兹的告别演出也出现了故障——在没有音乐、歌声的情况下,荷兹自己尬舞了30秒。

  难度这么大,争议这么多,为什么还要引入荷兹?对此,马延琨解释说:“虚拟偶像与真人偶像的轨迹不太一样,初音未来(日本虚拟形象)出道差不多十年,但是在出道5年时才大红,出道七八年才传到中国。而中国的洛天依(虚拟形象)也已经有5年了,也是漫长的养成过程。《明日之子》要有一个代表未来的偶像,看一看一个虚拟偶像能不能通过直播的选秀来养成。这是冒了很大风险,一个夏天的时间大家都会谈论荷兹,这就是虚拟偶像的胜利。”

  靠二次元赚钱难

  经过漫长的培养,日本初音未来已经收入可期——2012年就创下超100亿日元的收入。去年12月,初音未来在北京举办的演唱会最低票价680元,这个价位的票半小时内售罄。除此之外,国内的专属手机、联名信用卡以及腾讯、网易、盛大分别开发的三款授权游戏,都在用它做代言。盛大游戏市场策划总监谭啸风曾在接受采访时介绍,初音未来的身价接近千万,高于大部分国内明星的游戏代言费(当前游戏行业明星代言一般在百万级)。

  对国内观众而言,你可能没为荷兹打过call(配合歌手场下互动),但你一定为二次元买过单。比如每部都能斩获较高票房的漫威系列电影,拿下过国产票房冠军的《大圣归来》、《捉妖记》,活跃用户达到1.5亿的B站、人头攒动的各类动漫展……数据显示,2016国内核心“二次元”用户规模达7000万人,泛二次元用户达2亿。这意味着每20个中国人中,就有1个“二次元”重度粉丝、3个轻度粉丝。预计到2017年底,中国的二次元核心用户将超过8000万,二次元群体的总数将超过3亿。

  但应该说,就目前而言,国内虚拟偶像变现之路还比较艰难——做二次元容易,靠二次元赚钱难!今年6月17日,国内最早的虚拟形象洛天依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办了第一次的大型虚拟偶像演唱会,上座率达到八成。但是办大型演唱会赚不到钱,此次演唱会没有拉赞助,即使全部卖出票,也无法覆盖成本。企鹅影视此前已推出网络综艺《我爱二次元》,但其制片人王冶冬曾在采访中透露,节目尚未盈利。

  国产二次元为何走得如此艰难?《中国原创动漫大数据报告》分析认为,“国产内容偏于低幼化、劣质化,尚无法在品质与接受度上与日本、美国二次元内容直接竞争。”马延琨也如此评价,“荷兹在这个市场里面能做多大,这个谁也不好说,正如《明日之子》所有的选手,比如说马伯骞在Rapper市场能做多大,毛不易在民谣市场能做多大,谁都不知道,要靠后面的作品,要靠他未来发展的技术。”

  所以,慢慢来,先打动人,再打动钱包。

  文/本报记者 祖薇

【责任编辑:袁瑞】
你可能还喜欢看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