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生活娱乐频道-- >> 今日关注
APP下载

雪乡“宰客”旅店被认定价格欺诈

发布时间:2018-01-04 17:17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孔令晗 张香梅

  近日,一则关于黑龙江雪乡“坑”游客的帖子在网上热传。有游客发文称,在雪乡遭客栈老板“坐地起价”,自己要求退房后还被威胁先给好评才能退钱。一时间,因为洁白雪景而闻名的雪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1月3日,黑龙江省大海林林业地区旅游局回应此事称,已对涉事家庭旅馆进行了5万余元的处罚,网帖部分内容不实,将考虑走法律程序。

  雪乡客栈被投诉“坐地起价”

  近日,一篇名为《雪乡的雪再白也掩盖不掉纯黑的人心!别再去雪乡了!》的文章引爆朋友圈。游客一木(化名)在文中爆料称,2017年年末去黑龙江雪乡旅游时遭遇客栈老板威胁。

  一木介绍说,12月9日,自己与家人在网上预订了一间雪乡赵家大院客栈的三人火炕房,计划当月27日入住,并在网上支付两晚住宿费共计552元。她表示,之所以会选中赵家大院,是看到网上评论还不错,没想到12月27日抵达赵家大院时却被店家告知:三人火炕房只能住一晚,再住要么换到大通铺,要么补差价。一木说,自己对换房或者补差价的选择提出质疑时,客栈老板非常蛮横地表示:“今晚住这房我没让你们补差价就算不错了!现在这房八百一千随便订出去,你们订得早才便宜。”此后,更是强硬地表示:“也别换了,钱退你们,你们明天走。我这房间好卖得很,你们要是不退,我明天就关门,你们也别想住。”

  经此波折,一木和家人决定住一晚就离开雪乡,但双方在商讨退房费时再次发生争执。客栈老板声称,第二晚的房钱要三天后才能退给游客,要求确认一木一行人没有给自己差评后再退款。一木同时发布了客栈老板与自己男友沟通时的录音片段,录音中客栈老板表示:“我可有你电话号啊,你要给我评得乱七八糟的,我可去找你。”

  除了遭到客栈老板“威胁”,一木还表达了对雪乡其他方面的不满,她在网贴中称:游客中心一盒泡面卖60元、客运站运营大巴上一路推销所谓游玩景点、自费项目都是毫无经营权的民设景点等。

  涉事旅店被认定为价格欺诈

  一木的文章发布后,很快在网上引发热议。不少网友还在评论区分享了自己在雪乡“被坑”的经历。

  1月3日,大海林重点国有林管理局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已经组成工作组,前往涉事旅馆调查核实。经查,涉事旅馆(赵家大院)并不属于雪乡核心景区,是村民自办的家庭旅馆,有正规的营业执照。负责人称,网帖中提到的“老板态度蛮横”,内容属实,但只是个案。

  大海林林业地区旅游局局长刘忠才回应此事说,2017年12月29日当地旅游局发现网帖后,立即联动林业局、消防等多部门组成工作组对涉事旅馆进行了检查,发现赵家大院确实存在价格欺诈行为,并按照规定对其处罚5.9万余元。据他介绍,赵家大院在卫生、消防方面也存在问题,已责令其限期整改。

  但他也表示,网帖中部分信息不实,60元一桶的方便面、几百元一盘的酸菜炒肉丝等问题并不存在,将考虑走法律途径解决。

  一木也在当天下午对此事再次作出回应。据一木介绍,上月29日发文后,传播速度远超她的想象,点击率接近一万时,当地政府工作人员首次联系了她。一木提供的聊天截图显示,联系她的工作人员自称供职于大海林林业地区旅游局,“我代表雪乡官方向您正式道歉,非常理解您此时的心情,我们绝不姑息妥协,也请你给我们一次道歉的机会。雪乡是我们18年来建立起来的赖以生存的支柱产业,目前有4万林区人靠它生存,帖子已经对雪乡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我们已经对涉事家庭旅馆进行了5万元的处罚,下一步还要加强监管,希望您能看到我们的诚意和决心。”

  在被一木以“不需要任何赔偿,不希望过多关注已经发生的事实,而是多花精力改善旅游环境”为由拒绝后,该工作人员又尝试通过短信与一木沟通,并表示:从默默无闻到全国闻名,林区三代人付出了许多艰辛,“我们承认2014年天然林全面停伐后,林区人一下子从第一产业过渡到第三产业,存在着一些问题,我们一直在学习和进步,您看到的和经历,只是个别现象”。

  客栈老板发声“反驳”

  不久,赵家大院负责人对外发声称:提出换房的是游客。

  客栈老板付先生对媒体表示,网友一木网帖中提到的时间,他确实曾经与客人发生过争执,但他表示自己没有提出要求对方换房,也没说过让对方补差价。付先生对媒体称,当时临近元旦游客增加,“三人炕”房价被调整至线上1009元一晚,线下850元一晚。一木方在了解到这一情况后,主动向店家提出,第二晚搬到大通铺,由店家把574元的差价用现金退给他们,被自己拒绝,并要求对方退房。付先生承认他曾要求对方先评价再退款一事,他提出的解释是:“我也是没办法,不然他们老拿差评威胁我。”

  付先生对媒体称,他之所以没有当场退款还有一个理由,是因为网上订单退款需要等平台通过,三天后才能原路退回。付先生对媒体承认,争执中他存在语气过重等问题,但不承认要求对方补差价等说法。付先生自称,这场风波给雪乡“抹了黑”,并表示他今后将不再从事家庭旅馆的经营。

  目前,这场持续了6天的风波仍在继续。1月3日下午,黑龙江省旅游发展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介绍,他们是在1月3日下午才接到关于此事的投诉电话。事后,他们已将问题反映到相关部门,并将负责处理投诉建议的部门电话给了投诉人。

  老板们和旅行社

  1月3日,北青报记者搜索“雪乡赵家大院”发现,各大平台上仍能看到酒店详情和住客点评等信息,但是已经无法预订房间。房型列表一栏显示:“酒店暂未公布价格,建议您选择其他酒店”。

  在赵家大院停止营业后,关于雪乡的争议并没有结束,网友们反而提出了更多问题。

  第一个被集中反映的问题是“老板太凶”。

  山西游客晓美(化名)告诉北青报记者,她是2017年12月23日孤身一人到雪乡游玩的。由于正值雪乡的旅游旺季,旅店价格不便宜。她入住的旅馆当天价格区间在600元到1000元之间,都是大通铺,每个房间要住五六个人。晓美对北青报记者表示,她入住的旅店老板还算热情,“讲了很多游玩攻略,也告诉我了一些当地‘坑钱’的手段”。但晓美认为这位老板“脾气太大”,她表示入住第一天,就亲眼看到这位老板把一位游客“撵”了出去。“当时一位男生在跟老板讲价格,抱怨住宿环境太差,结果老板当时就退钱让他走。”第二天,晓美在景区再次遇见那个男旅客,才得知此人整个晚上都没有找到地方住。

  晓美告诉北青报记者她的心得:“在这个地方你不要跟老板犟,也别太在乎服务的态度和细节。”

  也有网友提出,由于游客众多,不缺客源,当地很多客栈老板没有很强的服务意识,“比如直接把顾客赶走的老板,他不在乎差评,反正他们不差入住的人”。

  除了客栈老板们的服务态度,旅行社也是被集中批评的对象,争议主要是旅行社推荐给游客的自费项目,这些项目被指是“私人设立”,并且根本不在雪乡里。

  北青报记者以游客身份向哈尔滨一些旅行社咨询“雪乡游”的行程,一家旅行社的工作人员推荐网上定价168元一人的行程。追问之下这位工作人员才承认“168元只是起步价”。散客团导游会在途中推荐多个自费项目供游客选择,“这个参不参加你自愿,但一般都要选至少一两项”。

  北青报记者从这位工作人员发来的行程介绍中看到,自费项目主要包括:东北二人转200元每人、梦幻家园影视基地260元每人、忽汗河使鹿部落418元每人等。继续追问之下该工作人员承认,这些自费项目都是由个人承包商经营,并不在雪乡景区里。

  旺季在争议里开始了

  虽然网上关于雪乡的讨论热火朝天,但在雪乡当地,旺季才刚刚开始。

  在包车司机卢东光看来,雪乡的这份旅游业几年来已经在渐入正轨。卢东光称,他每年只有1月和2月最冷的时候会回家开车,这时候是雪乡的旅游旺季,其他时候这里是没什么游客的,雪乡的人也会外出打工。但每年这两个月开车的收入就占了卢东光全年总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上。卢东光很怕雪乡的名声“坏下去”,因为一旦游客不来了,雪乡人就只能像祖祖辈辈一样在最寒冷的日子里“猫冬”了。

  雪乡今年的这个旺季就在各种争议中拉开序幕,在雪乡做旅游拼车业务的李先生开一辆17座商务车,每天成百上千的游客从全国各地赶来,他如往年一样不缺客人。早上5点多他就会起床,从中央大街正门接游客,从那里到雪乡有五个小时的车程,他每天开车能走一个来回,“没有缺客人的情况,都是车少人多”。

  对于这个争议中的旺季,李先生像卢东光等人那么忧愁,他对雪乡旅游业前景充满信心,“这里有得天独厚的雪景,想来旅游的人多的是。”

  文/本报记者 孔令晗 张香梅

  供图/视觉中国

【责任编辑:袁瑞】
你可能还喜欢看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