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生活娱乐频道-- >> 娱乐播报
APP下载

老爷子朱旭:有舞台 人还在 心不死

发布时间:2018-01-07 11:48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郭佳

  现场诵读

  朱旭夫妇

  《屠夫》剧照

  一动一静的朱旭与宋凤仪,生活中琴瑟和谐了一辈子,人前琴瑟合璧的机会却少之又少:舞台上仅联袂过一部《骆驼祥子》;金婚时宋凤仪捧出一本《夕阳红中话朱旭》;为朱旭量体裁衣写了一部《理发馆》,却因老伴轻度脑中风而无奈错过……

  2015年宋凤仪去世后,朱旭身体一直抱恙绝少露面。昨天,88岁的朱旭坐着轮椅出现在菊隐剧场,一本凝聚已故妻子宋凤仪晚年心血的新书《老爷子朱旭》,由中国青年出版社正式出版。蓝天野等一众老友皆来捧场。

  许久未见,蓝天野说,朱旭瘦了,坐了轮椅,还戴了帽子;但朱旭却说,对于舞台自己是“人还在,心不死”;蓝天野则回应道,“哪一天朱旭要演戏,我一定陪他”。

  曾忧心书名对读者不尊重

  书中,宋凤仪从一个妻子的角度,讲述了朱旭从一开始那个先天条件并不太好的“傻大个儿”,到后来在表演领域独占一席的过程,揭秘了他在每一个经典角色背后付出的故事。同时,书中还向读者展示了生活中朱旭的样子,他的爱好与趣味:他可以给孩子们亲手做鸟笼子,也可以闷在屋里一个人给小鱼接生;他亲手做的风筝曾经参加北京风筝协会的展览;他爱下围棋,会拉胡琴,京剧唱得一级棒;他喜欢拉着于是之去钓鱼,经常跟英若诚在一起喝酒……文字中的朱旭,就是这样一个可爱的“老爷子”。

  其实,对于书名,朱旭开始有些担忧,“我总怕是对读者不尊重,但后来大家说在剧院大家都爱叫我‘老爷子’,我就想起溥仪2岁时在宫里养着,等着长大后继承皇位。那时宫里的太监就叫他‘老爷子’,这么想我也就接受了这个书名。但我在剧院从没有‘老爷子’的感觉,何德何能劳烦各位。大家都说我是米寿,祝我活到九十岁、一百岁,但我挺怕听这个话。现在两个儿子特别孝顺,孝顺得我都有点烦了。我想这要是活到一百岁,得多招人讨厌啊。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没做过什么大的错事,不是演员的材料,却因历史的误会做了演员。也怪了,在学校同学演戏总爱找我,好像我的脑门上就写着‘演员’俩字。”

  爱动脑让他一开始就找到了美学取向

  在昨天到场的老友眼中,朱旭的爱动脑和手巧是公认的。大件能修沙发,小件能修马蹄表,围棋、桥牌、玩数独,不善言谈却心里有数。劳动时,大家以为不见人影的朱旭是偷懒去了,没想到他为了铲更多的土,去找老乡借了一辆车。

  在蓝天野看来,“爱动脑”是朱旭从一开始表演状态就正确的因由,“那时我们这些演员来自四面八方,什么表演方法都有,但朱旭从第一部戏《生产长一寸》时表演就对,原因是他很早就建立了一个美学取向。朱旭爱读书,而且能够读出味道和兴趣,并自然地化到了自己的专业中。我们这代人里比我演得好的人多的是,朱旭就比我好,不光舞台,影视也是如此。他松弛,天生松弛。他幽默,天生幽默。他保持着愉快有兴趣的生活。他好玩,而且兴趣广泛,花鸟鱼虫,养蝈蝈、糊风筝,这一点有点像曹雪芹。从事艺术的人只知死用功一定不行,有个词叫玩物丧志,我和朱旭都有点‘玩物丧志’,但我更愿意改一个字,叫‘玩物兴志’。”

  “如果我还有那么点东西被肯定,

  都是从人艺学的”

  昨天,朱旭将自己亲笔题写的一本书交与北京人艺,上书“送给培养了我70余年的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别人眼中的朱旭,在表演上天赋异禀。殊不知他因口吃、个儿大曾自称不是干演员的料,调侃如果和于是之一起去考中戏连报名费都不用交就被人家轰走了。实际上,很多人品评,朱旭周身所散发的悲悯温情的气质在众星云集的北京人艺独树一帜。

  回忆起自己与人艺的渊源,朱旭说,“有一年在日本得了个奖,那个场合演员一般都会说感谢编剧、感谢导演,但我说的是感谢北京人艺。这不是空话,如果说我身上还有这么点东西被肯定,这都是从人艺学的。如果说我还像那么回事,也都是从人艺继承下来的。”

  朱旭在发布会现场回忆道:“人艺早期的《春华秋实》,董行佶扮演的掌柜特别生动,在总结会上他说了句‘我看见过这个人物’。这句话我记了一辈子。”

  紧接着,朱旭又提到自己的口吃:“有一次赵蕴茹说,朱旭你刚才发言一点没口吃,你想想是因为什么。那一次我就明白了,因为我没打底稿,自己想什么说什么就一气呵成了,每次打了底稿反而说不上来了。就如同有一次去买钢笔,进商店前我把钢笔的品牌反复念叨了好几遍,可一到柜台就说不出来了。”

  文/本报记者 郭佳

  摄影/本报记者 王晓溪

【责任编辑:袁瑞】
你可能还喜欢看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