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生活娱乐频道-- >> 今日关注
APP下载

企事业单位能否全面恢复自办幼儿园?

发布时间:2018-01-29 08:46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林艳 张小妹 武文娟

  “未来三年,北京大约有幼儿园适龄儿童60万,但目前本市的幼儿园只能解决40多万个学位,大约将面临17万的缺口。”正如市人大代表、副市长王宁介绍的这一情况,北京在幼教领域面临着巨大挑战。

  “年内新增学位3万个左右”“吸引社会力量举办托幼机构,大力发展普惠性幼儿园”……这一系列政策举措写进了今年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和国民经济发展报告中。在鼓励社会办园的大的政策背景下,今年“两会”期间,来自北京市当代律师事务所的市人大代表卫爱民一份关于“机关企业应该恢复开办幼儿园”的建议,尤其引发热议。

  “以前很多机关、厂矿都办有自己的幼儿园,除了给子弟上学用,也对社会招生。这些单位有地,有的单位原来的设施都还在,只是因为自办幼儿园不挣钱没有了积极性才停办,只要财政给补贴点钱作为启动资金,就可以复办,这比新建一所幼儿园成本低很多,如果可以恢复,能更快增加一大批学位供给……”

  机关、企事业单位办幼儿园,在北京一度盛行,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甚至达到顶峰。到90年代,伴随着国企改制,同时受独生子女政策的影响,企事业单位自办幼儿园、托儿所的需求和市场锐减,开始逐渐减少,甚至呈现断崖式的消失。

  现如今,二孩时代来了,幼儿园面临着严峻的“17万缺口”,机关、企事业单位是否应再恢复办园,来解决这么大的缺口?有支持声,也有包含各种担忧的“反对声”。

  支持方

  观点一

  幼儿园缺口大、急需社会力量补充

  二孩多、幼儿园缺口大、急需加大社会力量,这是今年代表们提出支持企业办园的最大理由。“缺口这么大,政府不能一手抓。肯定要有社会力量进入”,市人大代表、首师大党委书记郑萼表示,企业力量应该加入到办园的队伍。

  市人大代表、北京教育学院副院长钟祖荣也发表了支持的声音。他认为,由于二胎政策的放开、非京籍孩子的增多,对幼儿园的需求量增加,所以急需社会力量的补充,“过去机关、企业幼儿园挺多,后来就关停了一大批,如果能让这部分恢复起来,也能解决部分学位的缺口。”

  一些企业其实是有意愿也有能力为职工自办幼儿园的。“允许我们将工会资金用于开办幼儿园,办园将更有把握。工会的资金有时候真花不出去。”市人大代表、汉光百货董事长王小雨说。

  一位来自企业的市人大代表,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市人大代表、住总绿都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永红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他们正在密云地区筹划开设幼儿园,以方便职工子女入园入托。

  观点二

  企业幼儿园既方便也增加员工归属感

  “自己单位里有幼儿园多方便”“每天上下班接送孩子也很方便”,对于机关单位、企业办园的支持,不少代表发出这样的声音。

  市政协委员、东城区光明幼儿园园长申玉荣的童年就在父母单位的幼儿园中度过,也认同企业自办园的好处:“职工上班的时候把孩子带到单位幼儿园,下班的时候带走,非常便利。既解决了单位职工孩子的入园问题,也能缓解交通压力。”

  王小雨代表也表达了这样的想法,“如果在商场内部开办一个,解除后顾之忧,也有利于增加员工的归属感。”

  “孩子倾注了每个家庭的全部精力。如果我们解决了职工家庭方面的后顾之忧,那么职工对于工作也会更加用心且投入,其实对于企业发展是好的。”市人大代表、住总绿都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永红说。

  观点三

  企业照顾职工的孩子,责任心更强,更安全

  “现在有的幼儿园曝出幼儿安全问题没有保障,以前机关事业办幼儿园都是单位自己的,里面孩子很多都是职工子弟,管理很正规,自己人责任心更强,也更让人放心”,和市人大代表卫爱民这样的观点类似,有不少代表认为,企业自办园更有责任心和安全感。

  “都是用于照顾职工自家孩子的,肯定责任心会更强,也有更多资源用于解决幼儿园发展问题。”市人大代表、西城区三教寺幼儿园园长王岚对于企业办园,也表示支持。

  市人大代表、北京九一金融信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许泽玮认为,上海携程托管园事件仅仅是个例,不能因为此事就否定企业办园,毕竟这种模式曾在北京盛行数十年,很多70后的童年就是在那里度过的。

  图片制作/沙楠

  反对方

  观点一

  运营成本大、场地受限、效益不高

  对于恢复机关、企事业单位办幼儿园,也有一部分代表表达了不同的声音和意见。其中,庞大的运营开支,让不少企事业单位在办园问题上望而却步。

  “就企业办园而言,用地呀、人员呀,都是问题”,市人大代表、锡华实业投资集团董事长张杰庭认为,企事业单位办园运营成本太大,效益不高,“要投入用地、要组织师资,还有更重要的教学大纲,涉及到孩子教育问题,真的是要考虑太多了。”

  张杰庭代表坦言,“企业自办幼儿园,不一定适合所有员工的需求。有的想上国际班、有的就想有人看管,何必非要归到一堆呢?”

  作为民办幼儿园的代表,市政协委员、二十一世纪实验幼儿园总园长朱敏也提到了成本投入的问题。据她介绍,目前现存的企事业单位幼儿园都是按照公办园的标准来收费的,虽然有政府的部分补贴,但是在实际的运行中资金投入压力依然很大。

  除了运营成本投入,还有办园场地受限,“目前很多企业都不具备建立幼儿园的场地。即使有场地,幼儿园所需要的高标准高要求场地,企业也很难达到要求。”朱敏委员说。

  市政协委员、360企业安全集团董事长齐向东也提到这个问题,他说很多创新型企业的办公场所都集中在一些写字楼里面,员工住得也很分散,企业自己办园不太现实。

  观点二

  审批条件高、准入难,难办所谓的“合法园”

  谈到“企业办园”,市人大代表、央视少儿频道综合部主任韩峰深有感触,他提到了这类园将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即财务审计的瓶颈,“国企事业单位财务审计制度非常严格,这些单位办园是否收费、如何向职工收费、收支的入账到底用什么名目等,都存在一定壁垒。就比如说幼儿园食堂伙食费的这项费用,你要入财务表的什么名目?”韩峰还补充道,如果内部职工福利幼儿园能办成,这个是企业附属,还是独立法人,幼儿园的性质不同,权责的界定也会很困难。

  观点三

  专业性不足、风险高,难办高质量的幼儿园

  除了硬性条件、审批门槛受限等原因,大家对于企业自办园最大的担忧,是对幼儿园专业性和风险问题的考虑,认为企业办园存在不少问题。

  企业办园质量能保证么?很多代表和委员对此提出质疑。市政协委员、58集团首席执行官姚劲波认为,企业能办幼儿园,但不代表企业能保证幼儿园的办学质量。“办幼儿园不是一件小事,如何申请办园资质,如何保证教师质量,如何和家长建立有效的沟通机制,如何保证监管到位?……”

  而很多企业界的代表也提到这个问题,“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去年的携程托管园事件也让他们看到,办幼儿园需要很多专业资源,也存在着巨大的风险。“我们是科技企业,就把自己专业的事做好,教育还是交给社会上专业的力量来做吧。”市人大代表朱卓说。

  官方说法

  政府将从财政、编制改革方面支持企业办园

  对于市人大代表们关于“机关企事业单位恢复办幼儿园”的热议,两会期间,市教委、市编办、区政府部门的部分代表表示,将大力支持这些社会力量办园。

  作为教育大区的海淀,同样存在幼儿园缺口问题。对于全面恢复机关企事业单位办园,市人大代表、海淀区区委书记于军表示,各方力量办园当然都是鼓励支持的,但是就企业是否恢复办园,还需要看企业的条件和意愿,“因为时代也变了,现在企事业都市场化了,他们的很多附属产业也都改为向专业的社会力量购买,不再是过去自包自揽。所以不可能强迫企业来办园,很多企业估计也不一定想办。但如果有企业想办,且有条件,我们当然是鼓励的”。

  针对代表们反映降低企业办园的门槛和资金支持的政策问题,于军代表表示,因为幼儿园属于非义务教育阶段,没有专门针对企业办园的硬性政策和措施,“幼儿园和别的不一样,它是准公共产品,还要确保它的公益性”。

  市教委、市编办相关负责人也做出回应,明确表示支持。昨晚,列席本次人代会的北京市教委主任刘宇辉做客《市民对话一把手》栏目时透露,到2020年,本市学前教育学位存在约十七八万个缺口。在增加学位方面,刘宇辉介绍,除了继续稳定并扩大教育部门办园,本市将鼓励有积极性的机关及企事业单位、高校、部队等单位恢复或新开办幼儿园,吸引社会资金参与办园。他明确:“只要是老百姓满意的普惠性幼儿园,无论公办还是民办一律按照一个标准进行补助。”另外,还将大力整治未经审批的无证幼儿园。

  市人大代表、市编办主任刘云广表示,从目前的现实情况来看,还是应该鼓励包括企业在内的社会力量来共同参与办园,由政府主导,社会力量共同参与,“以前我们在计划经济时代是全社会办学前教育,包括托儿所、育婴室,单位、企业当时是主力军。改革开放以后,随着我们经济体制改革,特别是国有企业改革的推进,我们逐渐把企业的这部分社会职能剥离出来。剥离之后这部分职能就大部分回归到政府了,这给政府增加了很大的压力”。

  刘云广代表透露说,北京正在酝酿幼儿园的编制改革,要弱化编制,实行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吸引更多的人参与幼教,帮助解决幼儿园紧缺的师资问题。

  本版文/本报记者 林艳 张小妹 武文娟

  刘旭 李梦婷 王晓芸 刘婧 李泽伟

  解丽 朱开云 彭小菲 王斌 蒋若静

【责任编辑:袁瑞】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热图
青秀H5
1/3
网评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