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玮玮专访彭于晏:依然是少年 永远是少年

发布时间:2018-08-10 15:54 来源:千龙网 

  姜文喜欢在片子里涂满热闹的色彩,也喜欢在层叠的涂层下藏起单纯的少年之梦。《邪不压正》的故事发生在“七七事变”前夜的北平,“华洋混杂,山头林立,每时每刻充满诱惑与杀机”。彭于晏在片中的角色叫李天然。李天然,一字一顿读出来,谜题仿佛解开,这一次,姜文的少年之梦藏在了他的身上。

  彭于晏觉得自己在姜文面前像个孩子,但他马上又补充一句,导演自己也像个孩子。彭于晏不掩饰对姜文的崇拜之情,拍日本侵华的年代戏,枪要怎么挂在身上,衣领错开的角度,那个年代特有的石狮子,姜文考究得认真,要一点不错,因为艺术是对历史的记录与重现。“花三四年时间拍一部戏,一定是好奇心在支持”。

  为了角色,彭于晏和廖凡一起去训练营进行身体训练。片中的师兄弟在片外也总是以师兄弟的名号互称。在训练营早上一起起床锻炼身体,在片场,两个人会搭伴暖身。打,打,打,无穷尽的打戏,打了几周过去,彭于晏打到脱水,练不下去了,还要练,因为师兄会开玩笑逗他,鼓励他,“师兄自己放松,也会让大家一起都变得放松。”

  在云南拍戏,天朗气清,姜文会率先脱掉上衣,然后又“逼迫”彭于晏廖凡他们一起光着膀子,暴晒三天拍打戏。彭于晏回忆说,云南天空特别蓝,拍戏之余他们一起喝普洱茶,生活很值得玩味。

  彭于晏习惯于把汗水津津的日子描绘得阳光灿烂。拍摄《寒战》时,他和梁家辉饰演一对父子,在梁家辉的口中,彭于晏“没有大城市中长大的孩子身上那种过于自信,或者是过于自卑的状态,他是一个很淳朴的人。因为他阳光,人反应很快,所以你会觉得他很好亲近。我觉得像我这个年纪的人,不管男女都会疼他,都会特别珍惜他。”

  阳光的背面是阴影,可彭于晏身上显露一种近乎透明的天真感。出道时演露出虎牙的唐钰小宝,在《匆匆那年》里穿起校服回到香樟树满的中学时代,演《听说》中的黄天阔,头发如青草杂乱无章,可比划着手指做手语动作的样子,一板一眼都踩在青春的频率上。

  许鞍华在解释找彭于晏拍《明月几时有》的原因时,用漫画中的人来形容他。任何时候被问起兴趣爱好,彭于晏都会说,喜欢漫画,喜欢篮球。在和体育记者交流时,他对篮球的熟悉程度被对方连连称赞为“老球迷”。

  漫画与篮球扣着热血英雄的心结,自嘲是懒惰宅男的彭于晏也说过,“男儿有泪不轻弹的下半句是哭的时候是真正的男人”。

  《海贼王》中作者借路飞之口说过,“将过去和羁绊全部丢弃,不要吝惜那为了梦想流下的泪水。”而彭于晏的泪水像是被他太过坚强的自持稀释掉了。《悟空传》和《湄公河行动》两部戏拍摄日程撞车,他不得不在孙悟空和方新武两个角色之间来回奔袭,除去角色上的距离,还有两个相距遥远的片场在等待着他去克服。在北京要演无畏无惧的孙猴子,而几个小时之后,他又不得不在连环转机中深入马来西亚的腹地,去当一个隐姓埋名不露踪迹的卧底。余文乐说,为了演孙悟空,彭于晏每天要化妆八小时。

  拍《邪不压正》的时候,彭于晏在几场屋顶戏后突然发现自己几乎不能再做任何大幅度的动作。检查后发现在脊椎的一节上长出了骨刺,“可能以前受伤,长出那个骨刺是对过去伤痕的一种保护”,他觉得这个骨刺在提醒着他注定要有流血流汗的时刻,人生与伤口相类,慢,钝,才会深。

  和他合作多次的导演林超贤说,“这个年代很多人都想方设法用最短的时间做最多的事情,没想到还有年轻人肯花大时间做一件事,我希望自己的电影中也有这样的演员。”

  很多次拍摄,他几乎把“做到极致”当成自己的标准。问及原因,他并不觉得努力到极致是件如此稀缺罕见的事,因为让他追随的演艺界榜样们都是这么做的,他不会多想,只会追随。

  例如马龙.白兰度,在拍《码头风云》期间,为了演好搬运工,在码头体验生活甚至和流氓拿酒瓶子打架。演教父为了像牛头犬一样有气势,脸颊里塞满棉花。

  另一个榜样是罗伯特.德尼罗,他经常为了拍戏增肥以及减重,拍《愤怒的公牛》时为了演年轻时的杰克减掉7公斤,然后又花了四个月暴饮暴食吃肥了32公斤。他曾为了演戏成为了专业的萨克斯演奏家,也在拳击场上击败过专业的拳击选手。

  追随着前辈的脚步,彭于晏也曾拿到过海豚训练师资格证,为了拍电影累计骑行超过11万公里,骑到臀部摩擦着火,也曾用三个月苦练手语,还学会过巴西柔术和综合格斗。

  彭于晏从小与外婆和母亲一起长大,在他眼中母亲是勤恳的代名词,一人拉扯姐弟三人长大。后来他因为每拍一部戏就学到一项新技能而出名,而每一项技能也会以伤痕的形式在他的身上被记住,骑自行车留下的“破风疤”,练习体操时留下的“阿信疤”,他觉得都是母亲勤恳精神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烙印。

  别人喜欢对彭于晏的努力发问,问他为什么在镜头看不到的地方下功夫。他会很简单地想到妈妈,妈妈说喜欢就去做,最重要的是你做得开心。他不大喜欢用苦情的口吻来追忆往昔——困难加在身上,站起来去战胜它,所得的甜味远胜于苦。

  片场里少不了硬碰硬。姜文对细节要求苛刻,彭于晏却也乐在其中。和主创聚在一起讨论创作是他在拍片时最享受的部分。

  “近看鬼打架,远看是幅画。”他学过油画,最开始提笔时会慌,时间久了,开始明白离颜料和线条过近的时候,容易看不到全局。日后成了演员,便懂得了按捺下想要一眼看见结果的迫切,一个镜头又一个镜头拍下去,然后和所有观众一起等待剪辑成片的那一刻。

【编辑:袁瑞】
相关推荐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