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课费成部分家庭最大支出这风气为啥刹不住

发布时间:2018-09-12 13:11 来源:北方网 作者:王莹

  辽宁省人大近日开展的一项调研显示,教育部门虽然为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做了很多工作,但社会上的补课风愈演愈烈,高额的补课费用,成为部分辽宁普通家庭的最大支出。

  高额补课费成部分家庭最大支出

  辽宁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戴茂林介绍,从6月下旬到7月上旬,省人大组成两个调研组,分赴沈阳、抚顺、本溪、铁岭4市,对全省中小学生课外负担情况开展了深入调研。

  调研发现,辽宁省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存在校外培训机构过多过乱、高额补课费成部分普通家庭最大支出、个别公办教师仍然铤而走险违规补课等问题。

  “刚过去的这个暑假,前20天的补课费就花了5000余元。”沈阳市民张女士告诉记者,女儿上小学三年级,暑假参加了英语、数学各10天的“暑期强化班”,费用总共2600元;此外,每周补习科学实验、美术、钢琴、街舞等课程各一节,暑期里这些素质课程的总费用约2500元。

  调研组了解到,目前校外培训机构的补课费用每课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部分“一对一”的补课费一次就达千元以上,高额补课费已经成为部分普通工薪阶层家庭的主要支出。

  课外负担为何越来越重?

  戴茂林分析,“以分为本”的考试指挥棒是造成补课风愈演愈烈的根本原因。虽然近年来国家加快了考试招生制度改革,但目前高考指挥棒仍然是“以分为本”,广大中小学生仍然要为考试而学,为应试去补。

  调研组进入校园,强烈感受到了一切以高考为中心的浓厚氛围。某高中在高考结束后的第二天,就给高二班级授予了高三旗帜,并召开高考冲刺誓师大会。某校教室墙上的标语这样写道:“成绩好的男孩最帅,学习优的女孩最美!”

  一些学校只顾学习成绩,忽略了孩子正常身心健康。调研中,某市高中五层的学生宿舍没有一个淋浴间,晚课最后一节上到晚间11点,学生的身心状况令人担忧。

  “我们也知道孩子辛苦,但现在竞争压力太大了,为了让孩子中高考取得理想成绩,务必要提前学、反复学,让孩子尽早把初、高中英语都学完,让孩子上中学后有更多的时间学习物理、化学等新科目。”家长刘先生暑假给开学五年级的孩子报了20天的英语强化班,每天2个半小时授课加刷题,把五六年级的英语单词、语法全部学完。

  戴茂林指出,虽然国家三令五申校外培训机构不许搞“应试、超标、超前”培训,但一道题可以有多种解法,何为“应试、超标、超前”培训在实践中无法界定。此外,培训机构的办学许可证和营业执照是由教育、民政、工商部门多头发放的,具体监管主体并不清晰。

  偏颇的社会舆论进一步助推了补课风蔓延。一些家长从幼儿园就开始“抢跑”,不管孩子自身特点如何,就让孩子参加各种培训。社会上“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等论调,又迫使没有“抢跑”的孩子也加入到补课队伍中来,从而使补课成为一种社会风气。

  坚定决心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

  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问题多年来难以解决,与认识不到位、措施不坚决有很大关系。调研发现,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补课是你买我卖的市场现象,有钱愿补属个人行为,政府不应干涉也无权干涉。”

  “从个体上看花钱买教育是个人自由,但当前的补课热早已超出了个体范畴。课外负担严重影响了广大中小学生的创新能力和身心健康,高额的补课费用和愈演愈烈的补课风已经成为社会问题。”戴茂林说。

  调研组认为,国务院近期下发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中,将具体的校外培训机构设置标准权下放给了各省。辽宁应抓住契机,出台最严格的设置标准,从培训内容上严格规定不许搞“应试、超标、超前”培训。

  “学校应更主动承担起学生课后服务责任。”戴茂林和鞍山一中教务科长李强胜等专家建议,可以在学生家长自愿的基础上,按照广大家长的诉求,允许学生在校自习,允许家长委员会聘请教师为学生答疑,家长自愿交必要费用。

  “优秀的品德、强壮的体魄、健康的精神、良好的生活习惯等都比一时的学习成绩重要。”沈阳市教育专家于永昌建议,改变“应试”是个系统工程,应该家校合力,给孩子提供更多培养德育、体育、美育的机会,真正培养适应个人终身发展和社会发展需要的必备品格和关键能力。

  原标题:补课风缘何愈演愈烈?

【编辑:唐红】
相关推荐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