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在大时代的奋斗如此动人

发布时间:2018-10-12 14:28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詹丽华

  浙江在线10月12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詹丽华)昨天,一篇《让的哥告诉你,为什么对中国经济有信心》的文章在朋友圈引起关注。

  此文作者是浙江省信息化发展研究院首席专家卓勇良,他的原文标题是《的哥故事串烧》。该文在短时间内点击量已超10万 ,一个长期研究区域经济、研究体制变迁的经济专家,为什么会关注的哥群体?

  实际上,卓勇良关注的哥群体已有10年。早在2008年1月,时任浙江省发展和改革研究所所长的卓勇良在他的个人博客上记述了“垫江的哥”的生存状况,那位的哥不到40岁,当时已经在杭州买了一手房。

  十年过去,他对的哥群体的好奇心并未减少,仍关注着这个高度自由的职业空间下个体的经济活动和其所反映的时代变迁。十年后,他的对话样本远比当时多得多。“现在想来,10年前与垫江的哥聊天时,(我)想当然地觉得这位的哥师傅一定会赞美及留在杭州的想法,也是很可笑的。”他说,的哥中也有不少想回老家的。愿望的多元,也正好表明了思想多元和行为的多样性。

  记者昨天面访卓勇良,听他自己说一说此文背后的故事。

  为何花十年时间关注的哥

  记者(以下简称“记”):为什么花十年时间关注的哥?

  卓勇良(以下简称“卓”):打车原本就是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很自然会接触到的哥。我听到有意思的人和故事,就会记录下来。这大概是职业习惯吧。开始记录的时候并没有明确的目的,完全是好奇心使然。出租车行业是一个高度自由的职业空间。市场经济赋予的哥们自主活动的舞台,令他们中的一些佼佼者写下精彩的人生故事。

  记:所以一直有集中记述的打算?

  卓:迟早会写,只是一直没考虑好以怎样的方式表达。

  记:什么促使你终于动笔了?

  卓:看了张仁寿(浙江工商大学原校长)的一条朋友圈有感,我说我每天早上看着路上车来车往,都是人们在为了自己生活得更好而努力奔忙,他也很有共鸣。这样有感触的事积累下来,就坚定了写的决心。写出来修修改改差不多花了六七天吧。

  记:并不是写完就发,而是挑了时间的?

  卓:对,选了我生日的当天发布,算是十年的一个总结,也是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赚过800多万元的的哥

  记:十年里大概对话了多少位的哥,有计算过吗?

  卓:这还真没有。深入对话的大概有十几位,泛泛交流的就太多了,没算过。

  记:怎样的的哥才会被你记述下来?

  卓:好玩的,有故事的,有特点的。比如,我碰到过一位的哥,身家最多的时候超过800万,我就很好奇,开出租车要怎么才能赚到800万?聊下去才知道原来他是用七八倍杠杆炒股票,最多时赚了800多万,最后只剩了20多万,现在只在杭州买了个小套。他的生活也算是跌宕起伏了,但说话间毫无怨气。

  记:在你记述的的哥里有印象特别深刻的吗?

  卓:78级大学生的哥李师傅。我自己是恢复高考第一届的大学生,77级,我们年纪差不多,他比我晚一届。李师傅是江西人,是他们村的第一位大学生,读师范大学,毕业后回家乡县城当中学语文老师,因为生了第二胎,被开除教籍。1988年,他带着全家来到杭州,当年杭州开出租车还是蛮赚钱的,他挺早就在杭州市中心,以4000多元/平方米的价格买了房。算是非常有眼光了,当时杭州本地人都很少有买商品房的。2016年他又在杭州东站附近买了房,还是全款付清。

  记:有在刊发的文章中没有叙述的内容吗?

  卓:有,挺多的。凡是社会关系、个人处事方面都没有涉及,以及有可能对号入座的内容,也做了模糊处理,录音、图片都没有公开,我记述的毕竟是现实生活中有血有肉的鲜活个体,不能因为我的记述给他们的生活造成不好的影响。

  记:还会持续关注这个群体吗?

  卓:会,毫无疑问,只要我仍有好奇心。

  的哥是民间经济的最小细胞

  记:这次所有记述的的哥都有固定资产,要么有车,要么有房。

  卓:对,有的还不止一辆车、一套房。

  记:这是有选择地安排吗?

  卓:一般人不太愿意提不愉快的经历,的哥群体也不是富有诗意的。可以这么说,的哥是一个高度自由的职业,又是独立自主的个体,我把他们视为民间经济的最小细胞,是我可直接触达的观察窗口。我记录的,是其中占比很少的佼佼者。

  记:记述他们的故事,真正想表达的是什么?

  卓:的哥是一本大书。一些年长的哥这一辈子有着精彩故事,他们为生活付出的努力让人动容,李师傅就是典型的例子。用社会学家的话说,这就是代际变迁中的向上流动,我则称之为代际进步。这也可以理解为,我们人类追求幸福的基因,是能自我复制的。

  你可以看到,大时代的中国梦里,小人物的奋斗如此动人。

  说实话,这几年的哥赚的钱真不算多,但他们仍在努力生活。在杭州只要努力工作,动一点脑子,不仅可以多挣几个小钱,长期坚持努力还能置起一份不错的家业。所以就政府而言,并不是直接去创办企业,或者直接去资助企业,更不能去干预微观经济,最主要的是搭造平台。老百姓自会创造自己的美好生活,政府应是助梦者而非造梦者。

  追求幸福是人们的根本愿望

  记:有预期这篇文章会有这么多人看吗?

  卓:没有,昨天看到阅读量有十五六万很开心。能被这么多人看到,才能引发更多的讨论。

  记:所以你希望能引起讨论?

  卓:是的。老百姓可能更关注个体故事,但学术圈更应该讨论其背后的基本制度内核。人类生存的基本制度内核,或者说维系人类生存的最基本的核心因素,延续数千年,一直未变。即使生产力有巨大提高,生产关系高度复杂,文化背景高度多元,而仍无变化,这真的是非常令人惊讶。

  记:为什么没有变化?

  卓:我理解主要原因是人类的若干基本特性一直未变。追求幸福的根本愿望未变,趋利避害的算计本能未变。基于此,构成了最重要的一点,即私产私利对于私自行为(也可以说是自主行为)的激励约束未变。

  没有必要讳言“私”

  记:你并不讳言“私”。

  卓:没有必要讳言“私”。因为正是私产私利下的所谓私自行为,才形成了自由空间下各种关系的均衡,才形成了对于个体的激励和约束。就是这三个“私”字(即私产私利下的所谓私自行为),促使社会主体在充分而有效的市场经济的多次重复博弈中,逐渐确立有利于经济社会发展的价值准则和行为规范,从而加快经济社会发展。

  记:的哥群体是你所描述的这种“自由空间下各种关系的均衡”的一个缩影?

  卓:可以这么理解。民间社会的有序和坚实是宝贵资源。东南沿海地区的民间社会是当下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时期重要的积极力量,甚至可以说是一枚定海神针。民间社会不仅能自行消弭因经济下行带来的种种问题,还能寻求新的机遇,构建新的积极力量。

  民间社会的信义和道德

  有时远高于我们的想象

  私产私利和私自行为,这三个“私”字,促使社会主体在充分而有效的市场经济的多次重复博弈中,逐渐确立有利于经济社会发展的价值准则和行为规范,从而加快经济社会发展。

  民间社会的信义和道德,有时远高于我们的想象,就是因为他们的失信失德将有立即需要支付的巨额成本,这是努力追求幸福的人们所不堪承受的。

  东南沿海地区由于商品经济和市场经济的发展,尽管也有较多欠缺,但民间社会相对比较有序而坚实。大概也正是因为这一原因,才使得东南沿海地区的经济社会具有较强韧性。

  民间社会不仅能自行消弭因经济下行带来的种种问题,还能寻求新的机遇,构建新的积极力量。

  精心呵护民间活力及与之积极互动,是一个基本选项。

  高度肯定民间经济的积极作用,有利于增强信心,促进投资,也有利于增加消费。这也是各种不利因素中,我们最有希望直接就能在短时间内予以扭转的一个因素。

【编辑:唐红】
相关推荐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