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响乐掌门论剑

发布时间:2018-11-13 14:40 来源:北京晨报网 作者:李澄

  著名指挥家陈燮阳

  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总裁CEO海兹曼教授

  北京交响乐团副团长  孟海东

  第四届“中国乐团艺术管理论坛”开幕  

  上周末,第四届中国乐团艺术管理论坛在深圳举办,来自全国各地超过45家交响乐团的掌门人和行业机构超过100人汇聚在这里,来自海外的新加坡交响乐团、日本交响乐团联盟也派代表前来参加。聚焦“交响乐团与所在城市的文化生态”、“交响乐未来模式”、“提高排练效率”等职业乐团关注的主题,同时探讨论坛的长远发展规划,期间,不乏唇枪舌剑的探讨和争论,为一篇推文的标题而争得面红耳赤。

  论坛+嘉宾 大开眼界

  中国乐团艺术管理论坛创办于2015年,由指挥家余隆倡议,中国爱乐乐团、上海交响乐团、深圳交响乐团、广州交响乐团、香港管弦乐团、新疆爱乐乐团、青岛交响乐团、杭州爱乐乐团八家乐团发起,旨在搭建一个为中国乐团在专业化、职业化、国际化和未来发展等方面进行探索和研讨的交流平台。本届论坛还有一个重要的指标,成立了中国音乐家协会交响乐团联盟筹备组,半年的筹备期结束后,将成为在中国音协的领导下的学术团体。可以预期下一届——明年的杭州论坛将会有更多的交响乐团参加。2017年在广州设立的“艺术终身成就奖”,本届颁发给了前任上海交响乐团团长、著名指挥家陈燮阳。

  围绕本届论坛主题,广州交响乐团前任团长余其铿、现任团长陈擎和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中国爱乐乐团团长李南、宁波交响乐团副团长董鸣、陕西交响乐团团长江龙、贵阳交响乐团团长黄志明、沈阳交响乐团团长翟焕明、兰州交响乐团团长苏孝林、深圳交响乐团团长聂冰、青岛交响乐团团长宋晓伟就各自乐团案例,介绍分享音乐会套票制度、观众培养、乐友会建立、教育普及、年轻人项目;著名指挥家张国勇教授与大家分享如何缩短排练时间,提高排练效率;深圳资深媒体人杨媚、录音师刘达、视频工作者周伟,库客音乐董事谭沛先共同讲述和探讨如何用唱片、视频技术和新兴媒体传播古典音乐。而本届论坛特邀嘉宾——苏黎世室内乐团艺术总监、执行董事麦克·布勒分享了他的欧洲乐团21世纪推动音乐会新模式——重塑古典音乐会,更是令在场的中国各家乐团掌门人大开眼界。当我们的乐团还在讨论乐团管理运营标准化的时候,欧洲乐团已经“与时俱进”在探索古典音乐会在21世纪高科技传播方式下与观众交互的新形态了。本届论坛还邀请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总裁CEO海兹曼教授与余隆先生畅谈年轻人与音乐教育、音乐传播。

  版权+传播 仍是热点

  还记得去年的第三届论坛上,关于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的版权问题,一石激起千层浪,余隆将这个话题摊在公众面前,让公众了解到交响乐团音乐会曲目所要触及的另一个层面。今年虽然没有去年《梁祝》这样的重磅“炸弹”,但版权问题依然是论坛上的重要话题,从自己乐团做起,付钱租谱才能卖票演出应该是一个理所当然的逻辑,论坛在探讨之后最希望的是能够达成尊重知识产权“租谱”演出的共识和公约。但即便是在台上的讨论,不同现实状况的乐团所能够实现的“租谱”演出情况大相径庭,记者在私下聊天中从一些乐团掌门人口中得知,目前,国内八十多支交响乐团,真正做得到“租谱”用正版的乐团不会超过十家。也正是因为状况如此严峻,余隆才不懈力推正版,而中国爱乐乐团团长李南也为此表示,中国爱乐建团以来每年都委约作曲家创作,愿意拿出这些作品与其他乐团共享,但前提是尊重知识产权,“哪怕只是象征性地收一块钱?”

  本届论坛谈的最多的话题还是传播,如何吸引更多的年轻人来欣赏古典音乐会,是全世界的交响乐团每天都面临的课题。苏黎世室内乐团将音乐会按年龄“分级”,从胎教音乐会到0-1岁、1-3岁、3-5岁、5-7岁的亲子音乐会……一直到中学生的创造力与艺术审美的培养。而由广州交响乐团首创的附属青年交响乐团也已经有多个城市乐团开始效法,深圳交响乐团直言是“为了交响乐团的票房。自从成立了青年交响乐团,孩子和家长们对古典音乐的兴趣和忠诚度大大提高,已经追上了广州交响乐团的票房。”而正在筹划建立青年交响乐团的中国爱乐乐团坦言没有任何票房改善的目的,教育才是唯一目的。

  对于如何利用新媒体更加有效地传播,各家都有自己的方式和思路,但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也为此而感到困惑,“从十多年前的传统媒体到博客、微博再到今天的微信,我们的广告资金的使用不断地转向新媒体,但我们也发现微信公号的效力在达到一定程度后,目前呈现明显的下降趋势。”周平认为“组合拳”将是乐团今后传播的趋向。

  在第二天的论坛上,海兹曼教授的一项推动AEP青少年音乐教育计划深深打动了北京交响乐团副团长孟海东,他用流利的德语喊话大众汽车“是否愿意与北交合作?”也成为了论坛上的一个亮点。

  北京晨报首席记者 李澄

【编辑:唐红】
相关推荐
今日热点